都市花语- 第二百四十七章 女神之吻(十)

乱伦小说   2021-11-25   加入收藏夹

  话说昨晚云逍在用嘴巴堵住宁宓的下面那张嘴的时候,南宫秋月也在这两母子的刺激下失控了,她手忙脚乱的爬到云逍的下半身,然后匆匆的握住小云逍,毫不犹豫的坐了下去。那种紧窄湿滑的感觉让云逍忍不住大叫一声,腰部挺动,狠狠的给了她一击。遭殃的不仅仅是南宫秋月,宁宓也在云逍的激动之中饱受折磨,他的嘴巴死死的吸住她的阴道洞口,然后用力向外吸。宁宓被他吸得全身酥软,圣道一阵阵抽搐,差点就再次泄身了。

  一马配两鞍,可惜的是,房间里并没有马,云逍充当的也不是马的角色,而是马鞍。他被两个熟妇骑在身下,上面口舌并用的伺候女人,一边又在享受女人的伺候,这种感觉,非是当事人不能体会啊。

  “嘶,啊,嗯,哦。。。。”一声神荡人心魄的呻吟从宁宓的小嘴中泄了出来。刚开始的时候处于做母亲的矜持,她还能忍住不出声。可是随着南宫秋月的动作越来越激烈,云逍的越来越激动,最终她还是在云逍的舔弄下叫出声来。不叫还好,这一叫,她便再也忍不住了,呻吟声不断的从她的小嘴里发出。

  南宫秋月也好不到哪儿去,她受的刺激更大,因为她的体内,生有一根火热的棍子在里面穿梭。她娇嫩的子宫正被他顶进去又扯出来,就这么反复的折磨,还好,这种事她经历过,不然现在估计早就死去活来的了。

  “啊,逍儿,好老公,好哥哥。。。。。”南宫秋月乱七八糟的叫着,他自己没感觉有什么,云逍也坦然处置,可是宁宓就不一样了,她也像南宫秋月一样挺动腰肢,脚踹嘘嘘,同时嘴里还不忘揶揄南宫秋月:“秋月姐,你居然叫逍儿好老公,你,你还不害臊啊,你别忘了,你可是我的姐姐呢。”

  如果是先前的话,南宫秋月最多也就是随便取笑几句,太过火的话她不会说,现在不一样了,两人已经和同一个男人搞在一起了。南宫秋月像骑马一样上下起伏自己的身体,胸前硕大的双峰上下颤动,就像一对大白兔一样不断的蹦跶,上蹿下跳:“嗯,好舒服,哦,好逍儿,咯咯,宁妹妹,你,你也别五十步笑百步了,你以为我不知道啊,我,我刚刚进来的时候,我可是听到了你叫逍儿儿子老公的哦。哼,他还是你的儿子呢,你都叫得出口,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南宫秋月的反击非常的犀利,宁宓的脸瞬间血红:“我,我哪有,是你听错了。”

  “嗯,嘶,逍儿,轻点,你,你顶得太深了,我受不了。你没有?妹妹,你就别哄我了,嗯,那你现在哼哼唧唧的做什么,如果不是有我在的话,你估计早就叫你的儿子老公了。额,宁妹妹,和自己的儿子做这种事很刺激吧,唉,可惜,我没有儿子,不然我也和他试试。”南宫秋月感叹着,小蛮腰扭得更加的带劲了。仿佛,母子情事给她的刺激感觉非常的大。

  “哼,你没有儿子,你可以和逍儿生啊,然后等他长大了再来和你做不好吗?”宁宓说的话也越来越下流了。

  “嗯,我倒想啊,可是这生孩子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再说了,就算我明天就生,等他长大了,那也是十几二十年后的事了,那时候我都五六十岁了,我可没心思和他玩。还有,我心中只有逍儿一个,我不会对别的男人有感觉了。”南宫秋月的最后一句话让云逍大爽。南宫秋月的话虽说只是玩笑的成分居多,可是恐怕任何一个男人都不希望听到自己的女人说想和别的男人做爱吧。

  “秋月姐,你真的太下流了。”南宫秋月的话让宁宓有些受不了,她软绵绵的娇躯现在也没有力气挺动了,她只能坐在云逍的胸膛上,仍由他细致的为自己服务。宁宓发现,她迷恋上这种酥麻的感觉了,不死和男人真刀真枪的做那么激烈,也不像自己用手弄那么平淡乏味。这种被舌头舔的感觉十分的美妙,有些麻,有些痒,但是刺激又非常的足,再加上两人的身份禁忌,让宁宓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性爱。

  这种程度的欢爱,两人并没有真的乱伦,可是有明显的严重超过了母子的界限。挑战人伦极限的刺激感让宁宓的身体快感成倍成倍的增加。最直接的体现就是,她的身体就像一个泉眼一样,不停的往外面涌泉水,似乎永远不会干涸。云逍已经非常努力的去汲取每一丝的甘露了,可是还是有一些顺着他的嘴角流到了被单上。

  “啊,好逍儿,快些,快些,我忍不住了,啊。。。。”南宫秋月快速的耸动自己的身体,在一声大大的娇吟声中结束了自己漫长的旅程。

  她把娇躯软软的趴在宁宓的后背上,灼热的呼吸就喷在宁宓的耳朵里:“呵呵,宁妹妹,我下流?我可不像某些人哦,居然偷偷的和自己的亲生儿子玩性爱游戏。宁妹妹,你老实说,你有没有被他干过。”

  宁宓原本通红的脸蛋仿佛快要滴出血来了:“秋月姐,你,你说什么呢?你,你不是没看到吗?我,我和他最过分的就是这一次了。”

  南宫秋月不屑的撇撇嘴:“妹妹,你可别骗我,哼,谁知道你们有没有偷吃禁果呢?”

  宁宓俏脸一黑:“我骗你做什么?”

  “这谁知道?说不定,你们已经做过了,只是想在我的面前装出一副你们还是纯洁的的模样呢?”南宫秋月翻翻白眼道。

  宁宓哭笑不得:“秋月姐,你别忘了,我和逍儿是母子,能做到这一个地步,我们承受的压力已经非常非常的大了,你说的那一步很有可能我们一辈子都不会突破的。”

  南宫秋月恍然回过神来,是啊,两人是母子,虽说做这事,确实能得到别人几倍的快感,可是那种心灵的压力确实无比巨大的,毕竟一旦突破那一道坎,那可就是什么都成定局了,回不了头了。所以,不管是不是自欺欺人,两人想要突破最后那一关都是非常困难的,说是永远不可能也存在可能性的。

  云逍虽然在卖力的给宁宓服务,可是,他的耳朵却是在偷听两人的对话的,只是因为他的嘴被堵住了,开不了口,再说了,两个女人的对话,他也确实不太适合插嘴进去。他现在最应该做的,那就是闷声享受两个美艳熟妇带来的无上快感。

  “那要不,宁妹妹,今天,你们就把关系确定了吧。”南宫秋月心肝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如果能让她亲眼见证这个世人顶礼膜拜的女人在自己的儿子的身下婉转承欢,那应该是一件非常非常刺激的事吧。想到宁宓淫荡的模样,南宫秋月非常不雅观的吞了一大口口水,然后用力的收缩一下小腹,让深深扎在体内的某物一阵抽紧。

  “嘶,啊,唔。。。”云逍舒爽的哼了几声,月姨的那里好舒服啊。真的是太紧了。

  “不,不要,我,我还没准备好。”宁宓连忙拒绝道,她是真的没准备好。

  南宫秋月知道这种事,真的逼不得,得让宁宓自己去想通,所以,她也不再逼迫她,只是心中的失望确实难以掩饰。

  既然你现在不能做出那种事来,那我就给你来一记狠的吧,但愿你下次再和逍儿玩的时候,花样和姿势不要那么匮乏,除了男人亲女人就是女人亲男人。有一种姿势,叫六九,还有一种叫乳交,也有一种欢爱方式叫玉树后庭花,只不过看样子,你的极限也就是做到六九和乳交了,至于玉树后庭花,估计不可能。不过,够了,这么点时间,能让你体会到别样的滋味,那也算是我这个当姐姐的尽到责任了,其它的花样,下次教你。

  在南宫秋月的坏笑中,宁宓万分不舍的从云逍的胸膛上占了起来,可能是因为被舔的时间太长了,她的那里已经变得绯红绯红的了,而且花露十分的丰富,整个胯部都是,甚至还有好些顺着大腿向下流去。

  这种淫靡的场景,自然是让宁宓很羞涩的,她连忙用手去捂住自己的阴道,然后乖乖的站到一边观看南宫秋月的表演。在男女床事这方面,宁宓的经验真的不多,估计在她心中,男人和女人躺在床上,然后脱光衣服,男人把女人压在身下,嘿咻嘿咻一阵,那就是做爱了。

  “月姨,你要做什么?”云逍十分自然的伸出舌头,把留在嘴唇上的液体舔进嘴里,疑惑问道。他现在还吊在半空中呢,上不上,下不下的,十分的难受。他的举动在他自己看来不算什么,可是看在宁宓的眼中,那可就是羞死人的事了。她嘤咛一声,用小手捂住脸蛋,从指缝里都能清清楚楚的看到她绯红的脸色。云逍嘴巴上的液体,她自然知道那是什么,那是她情动的是偶分泌出来的东西。

  云逍的动作,。南宫秋月也看到了,她心中暗啐一口,逍儿也太下流了,那不就是女人的体液吗?至于像仙露琼浆一样舔得干干净净吗?你给我弄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对我啊,哼,偏心。

  南宫秋月妩媚一笑:“好逍儿老公,是我好,还是你的妈妈老婆好?”

  南宫秋月的称呼让云逍脸色微微有些尴尬,他正讪讪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时候,宁宓却轻轻的拍了南宫秋月一下:“秋月姐,你要做什么就做,问这么多做什么?”

  “哟,宁妹妹,这就心疼你的儿子老公了?”南宫秋月微笑这调侃道。

  “什么儿子老公,难听死了,哼,秋月姐,你要做就做,不做我可要睡觉了,我瞌睡来了。”宁宓把头偏到一边,不去看一脸戏谑笑容的南宫秋月。

  “好,好我做,我做。”南宫秋月嬉笑着,转身岔开四肢,趴在云逍的身体上。

  南宫秋月想做什么,云逍自然知道,这种姿势,A电影里可以经常看到,这就是所谓的六九了,其实,这个说法不对,应该是69才对。

  “月姨,你。。。”云逍惊愕的看着这个烟视媚行的美熟妇,怎么回事,怎么这些女人一个二个都变得像荡妇一样了?大姑姑是,月姨也是。当初,大姑姑可是没有丝毫羞涩的和云语母女大玩3P啊,现在更好,月姨居然就在妈妈的跟前要和自己玩六九。

  “逍儿,喜欢吗?”南宫秋月回头看着云逍妩媚笑道。

  这还用说吗?云逍连连点头。

  宁宓惊讶的看着以奇怪姿势重叠在一起的两人,她的小嘴微微张开,似乎是被惊呆了。

  南宫秋月把视线转移到宁宓的身上:”宁妹妹,你看好了,以后你和逍儿玩的时候,可以学我哦,这种姿势最大的好处就是,你们可以不用做那种犯禁忌的事,但是呢,又可以让彼此双方都得到快乐。”

  宁宓下意识的点点头,紧接着察觉到不对,她连忙摇头。可惜南宫秋月根本没看到,因为她已经把头埋进了云逍的腿间。然后让宁宓眼睛瞪大的一幕出现了,只见一根巨大的丑陋的棍子,慢慢的顶进南宫秋月尽量张开的小嘴里,然后一分一分的深入。当进入一半多点后便再难进去了,而南宫秋月的表情似乎也有一些痛苦,看来,这是她的极限了。